沧州河间市>>文化教育>>

抗战英雄埋骨河间八十一载终于找到亲人

2020-05-15 15:32:41 来源:沧州日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1939年发生在河间的齐会歼灭战中,曾衍芳等15名战士浴血沙场,牺牲在河间,长眠于北留路东村。81年来,当地百姓自发守护、祭扫烈士墓。

2019年,北留路东村村“两委”全体干部决定,为曾衍芳烈士寻亲。此时,距离烈士牺牲已经80年。南北相隔,岁月茫茫,他们是否能找到烈士亲人?

今年“五一”前,北留路东村主任张保祥得到消息:曾衍芳烈士的亲人找到了!他的儿女还都在世!

5月13日,一场特殊的对话,跨越南北,在张保祥与曾鸿之间进行。

“你的爷爷曾衍芳,就牺牲在我们河间。那真是一位了不起的抗日英雄呀!”

“感谢村民81年来对我爷爷的守护!明年,我会带着父亲和姑姑一起过来祭拜爷爷。到时候见面再致谢!”

张保祥,河间市米各庄镇北留路东村主任;曾鸿,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灌溪镇古坪村村民。他们的话题,围绕抗日英雄曾衍芳展开。

81年前,日军侵华,烽火连连。在齐会歼灭战中英勇牺牲的抗日烈士曾衍芳,长眠在河间市北留路村。彼时,他的父母妻儿还在家乡江西古坪村的寨子里望眼欲穿。

81年来,北留路村的村民们自发守护、祭扫长眠于此的15位烈士墓,一代代的接力祭奠,让他们对烈士产生了感情。他们决定为烈士寻找亲人。没想到,这一找,就是81年。

为有牺牲多壮志

让我们回到1939年,抗日战争正酣的时候。在辽阔的冀中大地,八路军120师纵横驰骋,与侵华日军吉田大队斗智斗勇。著名的齐会歼灭战就发生在这里。4月23日至25日,贺龙率领120师,在河间齐会一带,与侵华日军吉田大队连续激战三天,歼灭日军700多人,取得了平原歼灭战的重大胜利,成为抗战期间劣势装备的八路军在日军据点稠密的平原地区歼灭敌人的经典战例。《新中华报》当时发表社论,庆祝齐会战斗的重大胜利。战斗中,八路军将士也付出了重大牺牲。其中,就有牺牲在北留路东村一带的曾衍芳等15名烈士。

据北留路东村的老村民们回忆,他们村距离齐会村很近。25日,齐会战役打得异常激烈。战斗中,老百姓冒着枪林弹雨帮八路军运弹药、救治伤员。120师715团党总支书记曾衍芳率领战士奋勇杀敌,突入敌人阵地与敌人展开白刃战,终因寡不敌众,全部牺牲。但他们的奋战,为全歼敌人、夺取齐会战役的胜利,争取了宝贵时间。牺牲的15名战士中,除曾衍芳和一营营长刘光汉外,其他都没有留下名字,连家乡、亲友也无从查找。战斗胜利后,他们长眠在这里,并由白求恩主持举行了追悼会。

从那以后,每逢清明节,村民们都会自发祭扫烈士墓,并逐渐养成先扫烈士墓、后扫自家墓的习惯。就连殡葬改革期间,村民们也是宁愿平了自家坟,也决不让人动烈士们的墓地。“这些烈士是新中国的奠基人,曾在我们村生活过、战斗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村委会主任张保祥说,他从记事起,就年年跟随家人来给烈士们扫墓。后来上了学,每年清明,学校都组织他们来扫墓。如今,当地镇政府和村“两委”每年都组织祭扫活动,让这个风俗一直传承到今天。

萌生为烈士寻亲心愿

村庄多年来不间断地为烈士们上坟祭扫,让张保祥等村民对烈士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他们的奔走呼吁下,当地民政部门为15名抗战烈士竖了碑、修了墓,修建了陵园。但张保祥觉得还不够,他还想为烈士们寻亲。

15名烈士中,除了曾衍芳与刘光汉外,都是无名烈士,张保祥就想先帮他们寻亲。先是上网查找。但除了本村为烈士们扫墓的新闻外,找不到他们的任何信息。寻亲的念头只好暂时搁下。去年8月,有个网友给他发来一份《“齐会歼灭战”牺牲烈士名录》。上面,只有曾衍芳的名字,没有刘光汉的名字。“曾衍芳,总支书,江西泰和县。”这条信息让他如获至宝,开始了为烈士寻亲的行动。

他先是通过114查找泰和县民政局的电话,很快就与当地烈士陵园取得了联系。对方说,泰和确实有曾衍芳这样一位烈士,但他是否还有亲人,就不确定了。他表示,会一起帮烈士寻亲。从陵园处,他了解到曾衍芳是灌溪镇古坪村人后,又与灌溪镇政府联系。对方也说帮着寻亲。

后来,新冠疫情暴发,寻亲的信息就中断了。

“五一”前的一天,张保祥忽然接到了一个显示为“江西泰和”的手机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曾衍芳的侄子曾兴贵,60多岁,人民教师,并说,曾衍芳的儿女都还在世!

放下电话很久,张保祥还有点半信半疑:“80多年了,曾衍芳烈士的亲人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三封家书一张烈士证

从曾兴贵处,张保祥得知,曾衍芳有一男一女,孙子孙女更多。现在家人大多还住在老家古坪村,有的在外打工。后来,他又与烈士的孙子曾鸿取得了联系,了解到曾衍芳更多的信息。

曾鸿说,爷爷从军后,曾给家中来信,如今还保存着爷爷寄来的三封家书。这三封家书和爷爷的烈士证,成为他们家最珍贵的东西。奶奶在世时,每次翻看,都会泪流满面。后来父亲曾兴顺和姑姑曾步莲想念亲人时,都会捧出家书,读一遍,哭一遍,有时是抱头痛哭,有时是暗自垂泪。

曾鸿把这三封家书发了过来。纸张早已泛黄,有的地方还有缺损,不知这上面曾浸过几代人的泪水。

曾衍芳的这三封家书,一封写给父亲,另外两封写给同辈兄弟。写给兄弟们的信上,有这样的内容:“我参军有几年之久,没有同兄弟见面,不知你几位在家身体如何……九月间,我们渡过黄河到达山西,在前线打了很久的仗。望你们在家不要忘记做抗日救国工作……我不能操持家中的事务,如果家中有困难,请你们几位照顾我的母亲及妻,弟以后回来切不忘记你们的恩情……”“弟在外身体还好,望四位兄不必挂念。弟不把日本鬼子打出去是不会回家的。现在国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时候不是我回家的时间。前次接到家信说,因大人年老不能劳动,现家中生活有相当困难,望四兄对我家中切实帮助,帮助。弟在外不会忘记四兄的恩情,弟在外为国牺牲,也不会忘记恩情……”

曾衍芳的父亲是一名中医。在给父亲的家书中,他提到自己最近身体平常,又说部队进到山西后,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因在山地没有地方照相,所以没有办法给父母家人寄照片。但他说:“等有机会定要照相回来……”

这些家书只有月份,没有年份,军旅之中匆忙写就,字迹潦草。不知他最终是否为家人寄去了相片?

曾鸿说,爷爷的烈士证上,只注明牺牲在抗日战争中,多年来,他们都不知道爷爷到底牺牲在哪里、埋骨何方。从镇政府知道这个消息后,尤其是从网络上查知,河间北留路东村的村民们80多年来一直守护、祭扫着烈士墓,他们全家都非常感动。他们期盼着疫情结束后,全家到河间为亲人扫墓。(记者杨金丽

来源:沧州日报
责任编辑:吕熠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