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河间市>>文化教育>>

王寿增:传承河间歌诗不遗余力

2020-06-10 11:34:18 来源:河间周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我市有一位古稀老人,机缘巧合,他学歌诗、唱歌诗、传承歌诗,歌诗与他的生命融为一体。他骑着自行车奔波于乡野间,义务传播河间歌诗十余载,乐在其中。这位不遗余力传承“河间歌诗”的老人是行别营乡西庄村72岁的王寿增。

“河间歌诗”起源于汉代,有着跨越千年的魅力。在毛亨、毛苌叔侄二人传播《诗经》的同时,河间出现了歌诗。2006年,河间歌诗被列入我市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然而,就在它被列入“非遗”之前,却面临即将失传的困境。机缘巧合爱上歌诗

王寿增与河间歌诗的机缘,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村子里有一位老人告诉他,河间歌诗音调抑扬顿挫极富韵律感,不仅可以吟唱《诗经》,还可以吟唱唐诗宋词、现代诗词。当时王寿增的头脑里对河间歌诗并没有多少概念。

退休后,王寿增回到了行别营乡西庄村居住。这一年,他参加了河间《毛公诗苑》协会,在这里,他认识了“河间歌诗”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现年82岁的裘孝信。

裘孝信在行别营乡行别营村居住。两个人交往最多最深,不仅谈诗词创作,也谈河间歌诗。耳濡目染间,王寿增对歌诗产生了感情。

为了更好地传承河间歌诗,2006年,裘孝信要在行别营小学办暑期培训班。办培训班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好事,可是裘孝信耳失聪、目失明,外出不方便,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难题。王寿增说:“我可以带着老先生去授课。”于是,王寿增成了裘孝信的“拐杖”和“眼睛”。

在裘孝信给学生们授课时,王寿增听着有韵味、有旋律的吟唱,陶醉其中,常常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在往返于裘孝信家与学校的路上,两个人一起探讨唱腔、唱词,他觉得除河间歌诗本身的魅力,朗朗上口的吟唱也能加深对《诗经》的记忆和理解。

这一年,王寿增正式接触了河间歌诗。第一个暑期培训班结束后,王寿增对河间歌诗有了一个朦胧的概念,他喜欢上了这门古老的艺术。编写教材因材施教

第二次开办暑期培训班时,王寿增开始对河间歌诗有了深入的思考和研究,这其中还有一段“误入歧途”的故事。课堂上,他发现学生们的吟唱不整齐,声调高低、长短不一,借着与裘孝信聊天的机会,王寿增把疑问提了出来。

原来,河间歌诗是民间代代口头相传而来,极具乡土味道,既能抒发个人的心情,也可以抒发诗词作者的意境。形式为一个人或几个人对吟和唱,节拍自由散漫,声调沧桑悠长,有西河大鼓的韵味。

2012年,王寿增开始和裘孝信一起编写培训教材。王寿增把诗词一句一句地读给裘孝信听,裘孝信施以唱腔,王寿增再一个调一个调地记录下来。过程中,王寿增慢慢地也能谱曲了。

王寿增被授予河间歌诗沧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后,他感觉自己的责任更重了。在保持歌诗原有主旋律的情况下,他进行了归纳总结,不断规范节拍,完善教材,总结教学经验。这样,学生们词记得更快、调唱得更准,演唱更有韵味。王寿增笑着告诉笔者,如今,在行别营小学除了暑期培训班,每周五下午还有一节河间歌诗传承课。

每堂课,王寿增都需要一句一句、一段一段地教,利用课下时间给进度慢一些的学员补课。等到所有学员都学会了,王寿增都口干舌燥,嗓子也哑了。

王寿增的教学根据诗词内涵、诗歌题材和吟唱者个人特点,施以不同的教学方式。比如,一首诗,适合舞伴歌诗,就打造成一个歌舞的形式;若个人演唱,更能体现它内涵的,抒发演唱者的感情,表达出诗词作者的情怀,就用独唱、清唱的方式把它表现出来。经过不断摸索改进,采取营造诗词境界、舞台再现诗歌情境等方式,使喜爱河间歌诗的人多起来了。迷茫彷徨无所适从

河间歌诗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关注它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时,王寿增却有了一些迷茫,对传承这门古老艺术产生了一些畏难情绪,信心有些不足了。

当学生们演唱的歌诗第一次呈现给观众后,产生了不同的社会反响。文艺界感觉曲调儿、声调儿太苍老,没有伴舞,没有看点和听点。而以裘孝信为首的文化界人士则认为,既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应该还原最原始的艺术,不能把它搞成了现代的歌舞。

王寿增对两种意见无所适从,不知怎样才能更利于河间歌诗的传承和发展。于是,他开始了寻访之路,与全国各地的吟唱爱好者和研究者进行探讨。王寿增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探寻,自己得出了一个最终的结论,河间歌诗是老辈儿的文人墨客们的吟唱活动,要传承就必须是河间歌诗,不能偏离方向。”

有了方向,王寿增开始专注于河间歌诗的传承,与学生们一起吟唱、一起排练,并兴致勃勃地将河间歌诗搬上了河间春晚的舞台。演出结束后,王寿增觉得年轻人对河间歌诗不太感兴趣,这让王寿增心里有点儿着急。作为河间歌诗的传承人,不能将传承搞得有声有色,传承效果不理想,他觉得心灵受到谴责,却又心有不甘。“怎样才能将这门老技艺传承下去,让人喜闻乐见,又不失它本身的韵味?”王寿增一遍又一遍地思考这个问题,一度产生了畏难情绪。感动颇深坚持到底

责任心使然,王寿增虽然感到迷茫彷徨、无所适从,但每年的暑期培训班从未间断。当他看到年事已高,耳失聪、目失明的裘孝信,从没打过退堂鼓,并且表示,有生之年一定要把河间歌诗传承下去;暑期培训班的学生冒着酷热、忍着蚊虫叮咬,不缺一次课;11期暑期培训的连续举办,让传承人越来越多,已经达到410余人;行别营小学的老师张志忠,多年以来,不仅学习吟唱,还用文字、照片和小视频搜集记录河间歌诗传承的所有教学、演出等活动,王寿增对自己说:“我不能放弃。”

2016年,王寿增参加了甘肃省举办的全国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在前台,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后台,更受到艺术家们的高度赞誉。其中,两位甘肃的吟唱爱好者专程找到他,表达对河间歌诗的热爱。他们说,王寿增沙哑的嗓音,唱出的苍老味道,将歌诗演绎到极致。这次经历又给了王寿增很大触动,更坚定了他传承歌诗的信念。

国家一级演员戴学忱,是中国吟唱学会的负责人。几年前,带着她的四个学生来到行别营村,就河间歌诗做交流切磋。当时已经80高龄的戴学忱仍到全国各地搜寻歌诗的吟唱材料,这种精神让王寿增觉得,吟唱绝不能以好听、难听来衡量,它的传承发扬有着深远和深层的文化意义。

2020年新冠肺炎防控期间,宅在家里的人们文化生活比较单调。王寿增以“红歌微信群”为传承平台,教唱河间歌诗。每到周三、周日,王寿增把歌诗录好音发送到群里,再通过视频进行交流纠错。至今,已学习了《诗经》名篇《关雎》《蒹葭》《相鼠》,唐诗《山行》《清明》,现代作品《沁园春?雪》《长征》等十多个作品。人员也由最初4人,发展到27人,其中最小的57岁,年长的75岁。

说起这种新的传承方式,王寿增有些兴奋,他说:“裘孝信老先生已经82岁了,我自己也已经迈入暮年。把爱唱的人组织起来学,会唱的人会越来越多,辐射面也越大。我计划用一两年的时间,把流传下来的唱段都教完了。”

说起今后的计划,王寿增说:“首先要把河间歌诗各种唱法的简谱标注完善,然后做进一步整理规范、装订成册,便于学习和收藏。”

他还说,在行别营小学的暑期培训班还要继续办,每周五下午的传承课也不能断,一直到自己走不了、唱不动的那一天。(刘春梅)


来源:河间周报
责任编辑:吕熠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