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河间市>>文化教育>>

张春生:叔叔,您在哪里?

2020-08-12 15:41:28 来源:河间周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近日,沙洼乡南中原村的张春生来到《河间周报》编辑部,反映在战争年代,他亲叔叔张广信参军出走后下落不明、杳无音信,这成为他全家人的最大“心病”。

张春生,1951年2月出生,一直在河间的供销系统工作,2011年退休。

张春生向笔者讲述了他所知道的他叔张广信参军前后的一些情景,以及这么多年家人寻找张广信的曲折过程,他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完成这个全家人的最大心愿。当兵出走

据张春生介绍,他叔叔张广信于1927年出生于沙洼乡南中原村,1943年夏天在本乡后洪雁村参军,最初两三年一直在河间本地及周边县区活动,与家人还有联系,以后就渺无音信,至今下落不明。

叔叔当兵走后杳无音信,家人十分惦记,后来,见久久没有音信,他父亲及姑姑等家人多次提起此事,每次提起,家人们总是泪流不止,父亲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你叔肯定是死了。”

张春生回忆,在他四五岁时,他父亲张广庆经常领着他参加村里组织的军烈属春节茶话会。父亲也曾多次对他说过“你叔当了兵、咱家是抗属”的话。可是年幼的张春生从小也没见过叔叔张广信,也不知道他当兵去了哪里。

80年代初,县乡民政部门曾多次来他家调查张广信牺牲情况,但都无果而终。

张春生介绍,听大人们说,他叔叔乳名小秃,长得非常魁梧,从小就顽皮,常常拿着棍子、锄头、镐之类的农具当枪玩耍,10多岁时就经常嚷着去当兵打鬼子。曾回家过三次

据张春生调查,曾和他叔叔最为要好的童年伙伴后洪雁村的麻会清介绍过他叔叔当兵后曾回家三次的情景。

麻会清介绍,那时,他和张广信早就商量好了一起去当八路军打鬼子,并和冀中八分区的一位侦查员说好此事。这位侦查员姓名不详,因和后洪雁村的一位名叫张万兴的长得十分像,村人都和他叫“假万兴”。

1943年夏天,“假万兴”先找到了麻会清,当时因为麻的父亲刚去世,母亲拦着他没有去成。“假万兴”说那就找找张广信吧,张广信就这样跟着“假万兴”当了八路军。

当时,张广信在后洪雁村姥姥家门上住,因张广信的父亲当时下关东没有回来,舅父曾拦着他不让他去,但张广信意志坚定,非得去当兵。“我叔就老是‘磨’我舅爷”,后来舅爷被“磨”得没法,只好同意了。

麻会清说,张广信走后,他曾和他见过三次面。

第一次是张广信的部队在南马滩村驻防,他回家来过一次,当时张广信穿着灰军装,并说刚刚参加了子牙战役;第二次是张广信的部队由北向南开,路过后洪雁村,他们见了一面,随部队边走边谈,走了很远,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第三次是在西柳洼、南冬的炮楼被端了不久,部队由东北向西南河间城方向开进,在南中原奔前洪雁村的路上,麻会清遇见了张广信,他背着个掷弹筒,他俩又边走边谈。

三次见面后,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至于参加的什么部队,麻会清也不太清楚。张春生分析有可能去了东北

根据多年听到的支离破碎、碎片化的信息,再加上张春生多年苦苦寻找的线索的叠加。张春生分析,他叔叔有可能牺牲在了东北。

第一,张春生说他东北有个叔伯大伯,名叫张永。比他叔叔年纪大,是早些年流落去了东北辽宁省某地。张永生前曾说过,在战争年代,有一天,有人晚上敲他家的门,但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他怕是土匪就没有敢开门。但事后,他联想到老家自己的一个亲叔伯兄弟张广信当了兵。是不是张广信呢?张永分析极有可能是。如若不然,自己那里也没有亲戚,会是谁呢?

第二,有一次,张春生去他姑家拜年,他表弟和他说过这样的话“我听我叔说过,当年解放天津战役结束后,他碰巧见着了我二舅,还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张春生表弟的叔叔名叫赵士杰,和张春生叔叔同岁,而且是邻村,此人曾任四野某部侦查排长,后离休,在北京居住。家人寻找

寻找叔叔张广信的过程是曲折的。张春生介绍,从他父亲这一辈就开始寻找,只不过当时条件有限,最后都不了了之,但父亲等亲人每每提到下落不明的叔叔,总是“掉泪吧喳”的,父亲还和张春生多次说过60年代部队曾来人到村里调查过此事。

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当张春生从有关媒体看到寻找失踪革命老军人的相关报道,再次萌生了寻找叔叔的念头。十几年来,张春生利用工作之余,先后走访了河间、沧州、黄骅、石家庄、天津、山东、辽宁等地军事、民政、档案馆、烈士陵园、新闻媒体等相关部门和一些革命老军人,但均没有得到确切有价值的线索。他还曾委托在石家庄工作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去华北烈士陵园查找,但也没有找到。他深有感触地说:“凡是到一个地方,武装部、民政局、烈士陵园、档案馆等处是必须要去的。”

按张春生的说法,就是“瞎碰”,因为东北方向有这么点信息,他曾多次去东北等地查找,先后去过黑山阻击战纪念馆、辽沈战役纪念馆,还有一些县城的烈士陵园、民政局、武装部等部门查找。其中的艰苦劲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记得去黑山县时,已是中午时分,附近也没有饭店,他又背着大包小包的走了几十里地,但最终找到了县烈士陵园,而且那里的接待人员服务态度也非常好,他饭也顾不上吃,就查找起来。

在辽宁省的一些地方的烈士陵园查找时,有几次查到了“张广信”的名字,“当时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但是细一核实,籍贯年龄又对不上茬,心中又非常失落。

张春生表示,无论多艰苦多艰难,他也要把这个事情进行到底,弄明白叔叔是怎么牺牲的、又牺牲在哪里。

张春生总是随身携带着一个黑皮的小日记本,有相关信息就及时记录下来,打开他的小本,上面的字迹飘逸俊秀,详细记载着2015年以来,他去过的山东省昌邑县龙池镇北白塔村烈士祠,还有辽宁省的营口市革命烈士陵园、辽阳烈士陵园、海城烈士陵园、鞍山烈士陵园等地寻找烈士的情景。

时间久远,人世苍茫,世事变迁,但唯一不变的是张春生一家对亲人张广信的怀念和挂牵,这份感情,时间越久越深沉越厚重,张春生表示,他要一直寻找下去。他深有感情地说:“转眼我叔叔离开我们70多年了,牵挂他的祖辈、父辈们都不在了,叔叔的失踪成了他们终生的遗憾。叔叔,作为晚辈,我们怎么会忘记您呢?我们非常想知道您的最后归宿。”

如果您了解关于张广信的相关线索,请与张春生本人联系。张春生电话:15031752038(边铁曙)


来源:河间周报
责任编辑:吕熠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